武清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西出玉门第三十四集

2019/11/10 来源:武清汽车网

导读

——第三十四集白龙堆的怪事,一定不是无关紧要的,昌东问肥唐:“灰八他们都去了?”“都去了,悄悄走的,不想让人知道,大帐里留了两三个人看家

西出玉门第三十四集

——第三十四集

白龙堆的怪事,一定不是无关紧要的,昌东问肥唐:“灰八他们都去了?”“都去了,悄悄走的,不想让人知道,大帐里留了两三个人看家,我说我撒尿,溜出来的……东哥我回去了。”昌东叮嘱了句:“晚上要小心点,这里不是很太平。”肥唐嗯了一声,缩着脖子走了,没敢看叶流西,被她教训了之后,他总有点怕她。

昌东转头看叶流西:“看看去?脚好走吗?”叶流西已经提刀在手了:“不好走又怎么样?你又不会背我,我自己克服吧。”昌东想笑,又觉得她说得也对:谁大半夜的跟踪别人,背上还背一个啊。

晚上不比白天,不好查看地上的痕迹脚印,灰八他们走了有一阵子了,出了营地,一时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追,昌东说:“你等我一下。”他环视了一下身周,几步冲到一个土台边,长臂上攀,脚下借力,身子轻得很,几个纵窜,就站到了土台顶。叶流西仰头,看到他往各个方向查看,然后放低重心,很快滑窜下来:“这边。”

灰八他们走得并不快,一路晃晃悠悠,没几分钟,两人就吊上了尾,并不靠近,只远远跟着。叶流西这才问他:“练过?”昌东没立刻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叶流西伸出手指,比划了个往上的动作,说:“咻……”“玩过一阵子跑酷,说到打架的功夫,只是二流,比不上全国三届武术冠军。”全国三届武术冠军……叶流西觉得挺耳熟的,她肯定在哪听过。

灰八他们停停走走,偶尔在土台边找记号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总觉得这里的风更猛,雅丹群间穿梭回流的怪声也更诡异,叶流西几次回头去看,冒出个想法,心里毛毛的,觉得光吓自己不好。“我给你讲个恐怖故事啊。”昌东紧盯着前头的人,随口应了声:“嗯。”“有一男一女,深夜去跟踪一队人,男的速度快,女的落在后面,跟着跟着,女的突然被什么东西拖走了!但男的不知道,还一直往前跟……”昌东猝然停步,叶流西没留意,险些撞上他后背。她啧啧连声:“是不是怪吓人的?还有更吓人的,就是男的身后一直有人跟着,他还以为是那个女人,但其实不是……”“手。”“哈?”昌东伸手出去,和她掌心对覆,然后握住:“我胆小,我怕待会身后跟的真是乱七八糟的东西。”叶流西的目光从两人交握的手上掠过:“说到手,我又想到一个,就是男的一直拉着女人的手,其实……”昌东狠攥了一下她的手。她终于不讲故事了……

走了约莫半个来小时,到达目的地。风大,昌东带叶流西避在临近的土台后,探头去看,大致数了数,连灰八在内,九个人。土台群里灯光乱晃,一切都粗糙,但井井有条:几柄铁锨顶上绑了揿开的手电,挨靠在不同位置,把场子照得雪亮,灰八是监工,安排了两个人爬到高处放哨,剩下的三人一组,分了两组,轮流干活。一时间,除了风声,只剩下铁锨劈砍土台的声音,以及灰八时不时的呵斥:“慢!慢点,别把棺材面划拉坏了,没看到有小画儿吗?有画就是艺术品,值钱!”

昌东看得分明:那个所谓的棺材,位置在土台半腰,深嵌进去,得一点点往外凿挖。叶流西有点奇怪:“这不叫棺材吧,棺材应该是埋在地底下的,这算是地上了吧?”没错,离地差不多半人高,都算不上“入土为安”。昌东低声说:“还有,这个棺材面真的就是木板,这跟当地的墓葬习惯不太一样……”

就拿小河墓地来说,棺木大多裹牛皮,专家解释说,是现场宰杀活牛,然后剥皮包裹棺木,下葬之后,牛皮因为干燥,会不断收缩,而沙子又会把血以及所有水分吸干,这样可以尽量完好地保存尸体——古人迫于恶劣的环境想出这个法子,但的确实用,后来发掘墓地的西方探险家都对此颇为赞叹。这棺材没有做类似的保护措施,是否说明下葬者并不十分上心呢。昌东觉得灰八可能会空欢喜一场。

挖棺的进展不太乐观,都换了三四组人了,连灰八都操锨上阵,忙到夜半,也只把土台半腰处挖出一个狭长的凹口,露出约莫三分之二的棺身——那棺材插在土台里,像嘴里横亘的舌头。豁牙拎着绳圈过来:“八爷,拉纤吧。”灰八也顾不上艺术品的棺材面了,往地上啐了口唾沫:“套上,人呢,都过来,拉!”

电池蓄力不足,电筒光有些暗下去了,一通忙活之后,棺材被五花大绑,两边各站四个人,圈绳上肩,拉纤一样,闷吼着:“一、二、三,走起!”灰八则继续铲挖以作辅助:看哪头有松动,就往哪头加两铲。

也不知道算是他运气好还是不好:过了几分钟,棺材嵌在土台里的末端突然松动,又加上被大力拽拉,几乎是滑脱出来——站在最前头的两个人避之不及,被重重撞飞出去,脑袋正撞上斜对面的土台。棺材轰一声落地,沙尘四起,旋即被大风吹散。一时间乱了套,嚷嚷什么的都有,混乱中,有人说了句:“八爷,人不行了,头都撞这样了……”刚还活生生的,忽然间连折两个,昌东心里有点不忍,叶流西说了句:“这可不是好兆头,还没开棺呢。”

灰八大吼:“都别嚷嚷,先把人抬到边上去。”他的话向来有威慑力,顿了顿,豁牙领头,带人把两个同伴抬到一边,其它人在旁看着,想到不久前还同吃同住,脸色都有些复杂。灰八说:“我这人,讲义气,没说的!陈三和马蜂为咱开了路,这棺材里的东西,他们分一半!”大家默立了会,豁牙领头炸锅:“八爷,这不合适吧,多给点就行了,他们分这么多,兄弟们只能嚼渣子啦。”其它人也纷纷不满:——是啊是啊,人都不行了,给再多他们也享受不到了……

——便宜了家里的婆娘,最后还不是便宜别的汉子了?那还不如兄弟们分多点。

灰八看手下的情绪从刚刚的恐慌复又昂扬,满意地和豁牙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:“怎么分回头再说吧,先开棺。”几个人呼啦一下子,又围到了棺材边,剩下那两具被撂在一边还没死透的尸体,在大风里慢慢变凉。虽然早知道灰八不是什么好货,但这种赤裸裸的翻脸无情在眼前上演,昌东还是止不住心寒。豁牙忽然大叫:“八……八爷!这不是棺材吧,根本没上钉啊。”其它人也陆续吵嚷开了。“看这边!有合页!我爷家有个旧箱子就是这种的,一掀就开了。”“是像箱子,但这形状,是个棺材啊……”

灰八骂:“这么多屁话,掀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他手搭到棺材盖上。就在这个时候,风忽然大起来,那些听惯了的怪声里,隐隐好像有声音传来,仔细听,是低低的哼唱。灰八皱眉:“你们听到没有?”那哼唱声断断续续,时有时无,灰八听了好大一会,才依稀辨出几个字来:“玉门关……进关……”昌东也凝神去听,但那声音被风搅得太散,他只模糊听到句“你金屋藏娇”叶流西笑起来:“我看这事,跟我有点关系。”她越过昌东,大大方方走了出去。

灰八冷不丁见到土台背后有人出现,吓得浑身汗毛倒竖,再看清原来是叶流西和昌东,一颗心顿时跳如擂鼓。他不知道叶流西为什么会上册子,但看她做派,觉得确实不是好惹的人,所以一直本着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原则——她现在深夜里突然出现,眼角处还画着那么鬼魅的一只蝎子,似笑非笑,像是变了身。

灰八干笑:“西姐……不带你这么唱歌吓人的……”叶流西说:“听清楚了,是我在唱吗?”不消她提醒,灰八刚说完,就发现是自己想错了:那声音起初幽咽,后来就如同天边荡荡叠叠的海潮——“玉门关,鬼门关,出关一步血流干,你金屋藏娇自快活,哪管我进关泪潸潸……”

灰八的人渐渐都听明白了,个个面色煞白,连豁牙都双腿发抖,灰八咽了口唾沫,忽然发怒,吼着:“什么玩意儿装神弄鬼!”说着,挥起手里的铁锨,向着黑暗处狠狠扔了过去,铁锨头锋利,加上他使的力大,锨头居然有寸许斜插进盐碱土里,但站不住,颤巍巍地要倒。灰八脸上戾气横生:“西姐,我一路对你客气,可不是怕你,给个明白话吧,你是不是来截货的?凡事有先来后到,我这里见了血死了人,叫我让给你,我心里可不痛快。”

叶流西笑笑:“想多了,我就是看看热闹。”灰八有点不相信,但既然她作态,他也就绝不翻脸:“那感情好,不过我也不是不上道的人,万一真是满箱的好东西,西姐,见者有份,你多挑两件都行。”他俯下身,伸手将棺盖用力掀起……

0_10_神油

西地那非的作用百度

伟哥多少钱_伟哥多少钱一粒哪里有卖

一粒伟哥能硬多久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