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清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我们能骂他们的祖宗吗

2019/11/09 来源:武清汽车网

导读

这两天,云南曲靖的一个村庄上了头条。原因是这个村的村干部要求农民搞好环境卫生、主动缴纳卫生费等。结果村民们不太配合,村干部们就自制了许多

这两天,云南曲靖的一个村庄上了头条。

原因是这个村的村干部要求农民搞好环境卫生、主动缴纳卫生费等。结果村民们不太配合,村干部们就自制了许多横幅标语,要去教育教育当地老百姓。

村干部们大笔一挥,写下了如是语录:

“粪堆草堆不迁走,后辈子孙不如狗”、“人畜不分居,又无子孙又无妻”、“不出义务工,全家无祖宗”、“不交卫生费,活着跟狗睡”、“鸡狗不关养,全家死了无人管”、“乱搭乱建,全家短命”。

不知道你看完标语,也感受到了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。

这样的情景,在那个不让人多生的年代,曾经风靡960万平方公里的祖国大地上。

标语执笔者们创造了迄今仍然不减风采的经典语录:

比如“一人超生、全村结扎”、“该流不流、扒房牵牛”、“打出来!堕出来!流出来!就是不能生下来!”“该环不环、该扎不扎、见了就抓”、“超生多生、倾家荡产”等等。

除此之外,针对一些作案分子,标语更狠,比如“坚决打击挑脚筋”、“不怕死的就到某某乡来作案”等等。

每一个字都带着杀气,看得人浑身发毛,不寒而栗。

言为心声,诅咒式标语背后,其实是赤裸裸的威胁和咒骂。它不仅仅是某些干部憋着气发泄一下那么简单,而是一种粗暴、野蛮、高高在上的做派,甚至于就是付诸行动的警告。

今年7月,江西抢棺材事件不正是如此么,一些地方在殡葬改革推进上没有得到百姓配合,种种警告无效后,直接让执法队进村入户,强行将村民家中棺材抬走,堆积如山的棺材被挖掘机集中砸毁。

场面之震撼,行为之粗暴,简直叹为观止!

粗鲁的行为,尤其在我们的县城、乡镇和村庄,常常发生。

两年前,福建长汀县南山镇同样出过诅咒式标语。标语中恶毒写道:“做麻黄碱,生孩子不长屁眼”。

更强悍的是,标语落款为南山镇党委、政府!!!

似乎,他们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,习惯了耍官威,习惯了暴力惯性,行得通就是好百姓,行不通就动粗使狠。

几天前,湖南株洲某小学,一学生因迟到被罚站。结果学生他爸不干了,因为这位家长是派出所副所长。副所长二话不说,一声令下派出警力就将老师带到派出所关了7个小时。

真如《九品芝麻官》的那句经典台词:你好大的官威啊。

上述云南曲靖下村庄的行为,最终被镇上制止,镇上给出理由说:村干部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行为举止有失妥当。

简单的几句话就算处理完毕,刀爷只能说,当地轻看了行为的严重性。

刀爷有理由质疑,在如此粗暴的村干部行为下,村干部平时的表现是不是也存在村霸恶霸的行为?村霸恶霸的背后,又是否存在当地保护伞?

在全国扫黑除恶的今天,当地应该查一查,有黑扫黑,无黑除恶,无恶治乱,而不是蜻蜓点水,轻飘飘就过去了。

其实走到今天,我们国家的经济高速运转,取得世界级成就,我们的珠港澳大桥刚刚通车,取得多个世界第一,令国人自豪和骄傲。可是另外一边,我们的很多基层地方,却似乎仍然停留在粗暴、野蛮、原始而未进化的阶段。

尤其是县城、乡镇、村庄。因为这里,自成生态。

前段时间,有篇名叫《混在县城》的文章写得很好。第一个观点刀爷就极为赞同,文章写道:

一个县域社会有几十万人口,但是真正有权有势或许只是几百个人。这几百人里面有两三百个科级以上干部,然后有几十个较有影响力的各行各业的老板,再有就是几个有头有脸的江湖人士。

这几百人实际上构成了一个熟人社会网络,相互之间即便不熟悉,也会通过其他渠道短时内了解各自的底细。身处网络中的一个人,如果碰到什么事情需要找网络当中的任何一个人,想一想办法,都会搭上线的。可以说,县城的一举一动,县城的孰重孰轻,县城的风云变幻都在这群人手里掌握着,鼓捣着。

文章作者观察细微,写得很好。不过刀爷还想补上一句话:

在这些地方,他们敢骂你的祖宗,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,却不敢骂他们的祖宗……

文末重要通知:

昨天晚上,鉴于你懂的的原因,消失了三个月的刀爷公众号再次回归。差一点,刀爷就无法与大家再次见面。为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,刀爷开辟了新战场——刀爷的备用号“夜猫之家”。大量粉丝已接到通知转移阵地,还未“搬家”的刀粉们,请速速长按下方二维码前往新家。

西地那非片怎么做代理

印度神油是什么东西

服用西地那非有鼻塞

正品印度神油价格

标签